" />
<menu id="aguuw"><tt id="aguuw"></tt></menu>
  • <menu id="aguuw"></menu>
  • <menu id="aguuw"><menu id="aguuw"></menu></menu>
  • [ 資訊] [ 評論] [ 股票] [ 理財] [ 基金]
    聞一言以貫萬物 > 2017年2月21日 >
    第335期

    高房價的背后是“容易的貨幣”

    文/朱海就 浙江工商大學教授

    經濟學通常認為貨幣是演化的產物,不是誰發明的,但是現代社會中使用的貨幣基本上是中央銀行發行的紙幣,這種紙幣體系所導致的一個結果是,市場主體從權力手中獲取貨幣比從其他市場主體手中獲取貨幣更為容易,我們把這種與權力相關的貨幣稱為“容易的貨幣”。它雖然“容易”,但購買力與那些辛辛苦苦賺來的貨幣相同。下文將要指出“容易的貨幣”不僅損害經濟效率,損害社會財富分配的公正,而且也損害倫理道德。

    “容易的貨幣”將扭曲企業家精神。假如企業家可以從權力手中輕松地獲得貨幣,那么他們就失去了創新和發揮創造性才能的動力,畢竟后者要承擔風險,而且要投入大量的時間精力。當企業家開始轉向賺權力的錢時,往往也就意味著他們不再直接服務消費者,他們的活動不再創造社會價值,相應地,他們賺得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利潤,而是“關系租金”。一個例子是目前非常時髦的PPP,假如沒有良好的約束機制,PPP很容易淪為商人與政府官員合謀,賺取“容易的貨幣”的手段,知名經濟學家黃春興教授稱PPP為“計劃經濟的升級版”是不無道理的。

    同樣,由于政府手中掌握了大量通過稅收、賣地及銀行貸款等獲取的“容易的貨幣”,由于這些貨幣來得容易,而且官員自己不承擔風險,政府在使用這些貨幣的過程中也就不會很謹慎,比如不少地方政府大量地進行基礎設施建設,上馬效率不高的投資項目等,這樣就進一步地制造了“容易的貨幣”,使通脹加劇,從而提高了土地價格與企業的用工成本,降低企業的贏利水平,甚至使很多企業破產倒閉,迫使一些外企撤離中國,從而損害了實體經濟,可以說,這是“容易的貨幣”產生的“外部性”。

    另外,“容易的貨幣”創造了虛假的需求。實際上,對商品的需求并不獨立于信用創造體系本身,比如,房價的上漲說明對房地產的需求很大,但這種需求不是本來就有那么大,而是“容易的貨幣”催生出來的,是社會中充斥著大量“容易的貨幣”的必然結果。“容易的貨幣”制造了好看的經濟增長數據,但卻埋下了經濟危機的風險,因為它催生出了資產泡沫,一旦這種貨幣的發行速度下降,那么資產的價格就有可能暴跌,從而引發經濟危機,很大程度上,目前的高房價就是“容易的貨幣”人為地維持著的。

    不僅如此,“容易的貨幣”對效率的影響還體現在擾亂市場價格上。我們知道,價格由供求關系決定,但如上所述,“容易的貨幣”創造了虛假的需求,這樣就必然會導致價格的扭曲,而價格是市場中最基本的信號傳遞機制,分工交換都有賴于價格,價格扭曲就如同十字路口的紅綠燈失靈了一樣,會導致經濟運行陷入混亂,實際上我們正在遭受這種混亂帶來的折磨,只是由于這種混亂的代價很難用數字衡量,導致大多數人沒有意識到而已。

    除了對效率產生不利的影響外,“容易的貨幣”還有再分配效應或掠奪效應。奧地利學派經濟學指出通貨膨脹有財富再分配效應,這主要是從“貨幣非中性”這一特征出發的,“貨幣非中性”是指貨幣從銀行體系中流出時,有的人先獲得,另一些人晚獲得,對后者來說,當他們得到貨幣時,物價已經上漲,這就相當于他們的財富被轉移到了前者手中。這里要補充的是,除了時間上的先后之別會導致財富被非法轉移外,獲得貨幣的難易之別也同樣會導致財富被非法轉移。

    眾所周知,從市場中賺取貨幣是非常不容易的,在市場中賺錢需要切切實實地出賣自己的產品、服務,而那些靠近權力的人,他們賺取貨幣就容易得多。比如,有的高校老師熱衷于給政府做課題,從政府那里拿項目,就是因為從政府的課題經費中獲利比從市場中賺錢更容易,有的高校老師通過給政府做項目,一年賺一套房都不困難,同樣,一些企業從政府手中獲得的大量補貼也屬于這種“容易的貨幣”,一些企業正是通過這種補貼扭虧為盈的。那些獲取了容易的貨幣的人,相當于掠奪了沒有獲得容易的貨幣的人。普通納稅人辛苦賺取的錢,被這些擁有與靠近權力的人輕松地轉移到自己的口袋中,當然,這種財富轉移方式是非常隱蔽的。這種非法的財富轉移也導致了不同群體之間的收入差距被不公正地擴大。

    除了上述借助于政府之手實現的財富轉移之外,“容易的貨幣”也通過房地產市場或資本市場實現的財富轉移。如前所述,擁有大量“容易的貨幣”的人會把這些貨幣轉變成房子,推高房價,而這對那些沒有“容易的貨幣”的人來說是災難,因為這往往意味著他們要用自己辛辛苦苦賺來的錢去買這些由“容易的貨幣”轉化而來的房子,相當于拿“辛苦錢”去換“容易的錢”,這是何其的不公正!如筆者一直來所堅持的,房地產的問題本質上不是房價的高低問題,而是其背后的財富再分配與掠奪問題,或者說,房價上漲不能簡單地看作是一個價格現象,它體現的是對大眾財產權的一種侵犯。

    “容易的貨幣”是道德墮落的催化劑。當一個人試圖通過尋租而不是通過創造獲得收入時,他在道德上就已經墮落了,而“容易的貨幣”為這種墮落提供了可能性,它鼓勵一些人努力與權力搞好關系,輕松地賺錢,而讓他人承擔由此產生的代價。

    以上譴責“容易的貨幣”,但貨幣本身是無辜的,問題在于權力。要消除“容易的貨幣”所導致的種種危害,除了古典經濟學家所倡導的約束權力之外,從根本上說,是要讓貨幣獨立于權力,實現貨幣本身的市場化,也就是回歸貨幣的本質。

    網友評論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鳳凰網保持中立

    本期簡介

    第335期

    高房價的背后是“容易的貨幣”

    房地產的問題本質上不是房價的高低問題,而是其背后的財富再分配與掠奪問題。很大程度上,目前的高房價就是“容易的貨幣”人為地維持著的。

    • 下面哪個問題是你2016年最關心的?(此問必選)
    財知道公眾號 關閉
    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menu id="aguuw"><tt id="aguuw"></tt></menu>
  • <menu id="aguuw"></menu>
  • <menu id="aguuw"><menu id="aguuw"></menu></menu>